槿儿‖楷楷嫁我

周叶叶周一生推.小周中心.
吃喻黄双花不逆不拆.
不接受小周以外的叶神CP.
拒绝任何苏沐秋以及蓝河的cp安利[←伞修叶蓝黑.
原耽日漫爱好强强.
黑篮青火青黄青桃.
火影柱斑因修鸣佐.
语C戏渣.OOC.慎入.盗戏必究.

磨皮戏[梗取自船长偏头痛原文]

=========拉线=========

┃人物┃麦加尔。凯撒

┃时间┃清晨

┃地点┃船长休息室

┃剧情┃随意

=========拉线=========

┃船长┃麦加尔  20:33:49

[昨夜才刚下过雨,今早清晨的阳光就将湿润的水汽蒸腾了起来,船舱里尤其闷热潮湿。宽敞的船长休息室,裸着上半身四方八叉趴睡在那人床上,腰间胡乱缠了条薄毯睡得正香。赤裸的背脊上已经开始结疤的鞭伤隐隐作痒,咂咂嘴反手不耐的挠两下,翻个身腆着肚皮躺平,久不见日已经恢复往日白皙的胸膛随着呼吸频率平稳起伏,完全没被甲板上传进的喧嚣吵闹声干扰到睡眠。嘴巴大张着,响亮的扯呼声回荡在整间船舱]

┃船长┃凯撒  21:12:17

【翘腿坐在窗边,手肘抵着大敞的木制窗沿,手背撑脸下颚扬起优雅的弧线,唇间叼着烟牙齿略用力咬住烟屁股,琥珀色双眼淡视风平浪静的海面。吹进舱内的燥热海风卷起办公桌上航海图的边角,精致的羽毛笔插在紧挨图纸的墨水瓶里,摊平的老旧航海图,纵横交错的墨色航线旁未干的墨迹零星标注了些数字。目光凝固在反射白光的水面,直到甲板上的嬉闹混合了某人嚣张又刺耳的扯呼声钻进耳内,出神已久的意识才被瞬间拉回】...啧【放下腿利落起身,双手自然抄进马裤裤兜,厚实马靴底挤压木地板发出“咯吱”闷响,大步走到大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在自己床上睡成死猪口水横流的人,俯身麦色大掌毫不留情扇在他裸露的肚皮上】喂,大垃圾

┃船长┃麦加尔  0:22:37

[梦里正一脸猥琐对大狗为所欲为,不想却被腹部突然传来的疼痛惊扰了美梦。眉头紧皱喉咙里发出两声呜咽,双手摸索着向下赶蚊子似的挥了挥,偏头背对窗户,原本紧闭的双眼挣扎着撑开条缝,朦胧的视野里只隐约能见一个高大身影立在床侧。手撑床单坐起来扒拉下睡乱的头发,毫无形象张嘴大打哈欠,脸上犹带慵懒睡意,因着哈欠而生理泛出的泪挤出眼眶沾染上睫毛,举高胳膊伸懒腰仰头看人,黝黑双眸嘴角勾起笑意盎然]早啊,大狗...不,船长大人。今天天气真好,来亲个小嘴庆祝下?

┃船长┃凯撒  1:58:44

【拿下唇间的烟摁灭在床头柜子上的烟灰缸,唇线抿直挺直腰背双手环胸眼皮下敛,双眼微眯神情略带审视打量着床上的黑发年轻人,嘴角微挑冷笑一声】蠢货,快从老子床上滚起来。这么能睡,你是猪吗?早饭时间都要过了。【转身正准备离开,又像是想到什么迈出的步子顿住,轻啧一声胡乱抓把头发,旋身抽走他身上的薄毯随手扔床脚,粗略抓起人胳膊,手腕使力一甩将那人的坐姿改为趴在床上。没了遮盖物而整个裸露在外的背脊上除了蜘蛛网似的粉嫩鞭痕,只余尾椎末端一朵蓝青色蔷薇,以及一个镰刀般的字母C。单膝跪在床上,长期使用火枪带着厚茧的手指从他后腰自己亲自纹上的刺青滑过,眼神专注盯紧蔷薇上某一点,指尖来回摩擦那处陷入沉思。掌下那人的臀部不安分的扭动,思维被打断,头也不抬大手习惯性拍人屁股示意他别乱动。半饷起身长腿迈开绕过大床,在他莫名其妙看过来的目光下,一脸高深莫测地坐回办公桌后那张华丽扶手椅,执起羽毛笔在航线的交叉点标上几个字符】

┃船长┃麦加尔  20:25:31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趴伏在床上小臂向后折起,手背斜撑着脸扭过头,定定望着那人360度无死角的完美轮廓,内心口水直下三千尺整个人陷入痴汉状态。温热指尖摩擦后腰,正在结疤的伤口一阵瘙痒,不自在扭动着身体,不出意外臀部立马传来钝痛,翻着白眼呲牙咧嘴,瞬间起了报复社会的心思。恶意满满地看人在办公桌前坐好,伸长脖子干咳两声,扯开嗓门儿五音不全地嚎开]我的海盗我的梦~我的烧杀劫掠我的使命~在暗蓝的海上~海水在愉快地泼溅~我们的心如此自由~长风吹拂之地——[噪音戛然而止,脑袋一偏躲开高速飞过来沾满墨汁的羽毛笔,下颚扬起一个完美的45度角,看人一脸阴沉顿时眉开眼笑]

┃船长┃凯撒  8:33:42

【满脸黑线看人偏头躲过羽毛笔,沾染漆黑墨汁的笔尖自深色床单划过留下零散墨迹,双眼瞳孔微缩一丝如鹰隼般凌厉的暗芒飞快闪过。卷起航海图系上麻绳摆放在桌子角落,脚尖点地椅子后退,唇角勾起缺乏笑意的弧度,高腰马裤包裹下的长腿大刺刺交叠翘在办公桌上,马靴后跟堪堪挂在桌子边缘,视线停留在手中把玩地精致火枪上,低沉嗓音漫不经心地吐出看似不带魄力实则暗藏冰冷的威胁】给你五秒钟时间,从老子床上滚起来,否则后果自付。【话音一顿,眼角余光再次捕捉到被单上晕染开的墨痕,衬得那人脸上嚣张欠揍的笑容显得无比刺眼,突然很想做点什么把他脸上的得瑟扒下来】午饭之前,亲手把弄脏的床单给我洗干净,记清楚,是亲手。

┃船长┃麦加尔  23:37:33

[花了一秒钟思考决定不要知道那个后果是什么,动作利索从床上翻爬而起,从衣柜里拽出充满大狗气息的衣服裤子挂在柜门上,三两下脱掉睡觉专用小裤衩扔脚边,一边弓着腰背麻利地穿裤子,一边歪头探出柜门漫不经心开口]我说大狗,让珍贵的吉祥物海象员去洗床单合适吗?哦不,诚恳地请求你闭上高贵的狗嘴,大清早的刚起床不想得到倒胃口的回答,这只是...嗯...一点小小的抱怨,为什么扔笔的是你,洗床单的却是我?不管是从空间顺序还是时间顺序思考都不合...阿噗住手!!!!!![手疾眼快拉住衣柜门猛地把脑袋缩回去防止某个丧心病狂把手上的枪砸过来]

┃船长┃凯撒  19:42:09

躲什么躲,以为老子会用枪砸你脑袋?啧,砸坏了你他妈赔得起?【手中高举的火枪扔回办公桌,双手环胸嘴角愉悦上挑看人手忙脚乱拉柜门往后躲。挑了挑眉放下双腿坐直身体,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单手优雅地撑着脑袋,右手食指屈起敲了敲桌面,一团黑色不明物体缓缓出现在柜门边,好心大方的回答他刚才的问题】至于洗床单...就凭老子是船长,整个船队的事都是老子说了算,海盗手册上的条款给老子背到哪儿去了?对了,说到这个,昨天偷偷从厨房里拿了两个苹果你他妈以为老子没看见?按照规矩,老子就应该给你两鞭,给你那身快好的蜘蛛网再多添两条线。一身的臭毛病,是不是没见过圣君号就浑身不舒坦?整条船上的奴隶就你他妈事最多【看人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烦,正对人的脸上写满不耐烦,眼神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嫌弃】

┃船长┃麦加尔  20:12:41

[闻言探头探脑的动作一顿,嘴角不受控制的狠抽搐几下,转身一巴掌关上衣柜门怒气值瞬间爆棚。顾不得裤子上腰带都没拴好,浑身散发低气压几跨步冲到办公桌前,手掌狠狠拍在实心桌面上,眉毛倒竖漆黑瞳孔燃烧熊熊怒火,恨不得在那个悠闲坐椅上的人身上烧出两个洞]王八蛋!那两个苹果里难道没有分你一个?你妈妈没教过你吃了别人的东西就不要揭别人的短?吃了就不认账的渣狗——你给我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像你这种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家怎么能够理解老子把苹果藏胸部带出来的辛苦!你他妈以后别想吃到老子偷出来的东西了,奴隶主你好奴隶主债见![心里偷偷打着赖掉洗床单这事儿的主意,口中理直气壮噼里啪啦都不带换气的数落完某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立马潇洒转身准备逃出休息室]

┃船长┃凯撒  12:27:28

...咳,谁他妈准你说脏话了?给老子站住。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要老子亲自教你?【撑脸的大掌握拳抵嘴边轻咳两声,眉峰微微上挑,心底暗暗冷笑假装没注意到人私底下打的那点小算盘。让人原地罚站后也不再开口,安静的休息室内只有指尖有节奏敲打桌面的“嗒嗒”声。偏头微眯的狭长眸子瞥见手边的笔筒,手腕一转抽出笔筒里倒插的飞镖,低头敛目看飞镖在指尖打转。在人看不见的角度嘴角缓缓上扬,勾起恶作剧十足的笑容。捏着飞镖往笔筒凑过去俨然一副玩够了的样子,靠近笔筒边缘时猛地调转方向作势要朝人扔过去。见人居然没有被吓到,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淡定样,撇嘴呔声悻悻收手。懒洋洋重新倒回椅子,兴致缺缺地将手中的飞镖扔回笔筒,抓了抓头发,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的摆摆手】把早餐端回来。【看人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薄唇轻启冷淡的命令】还楞着干什么?跪安吧,大垃圾。

┃船长┃麦加尔  22:16:04

lang lebe derKapitän![提着松垮的裤腰飞一样奔出休息室,随手一带巨大的关门声在身后响起。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肩膀耸耷边拴裤腰带,边往厨房的方向慢慢挪动,嘟囔地抄着一口全船没人能听懂的普通话骂骂咧咧]贱人就是矫情,凭什么你能说老子就不能说?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他妈的还有没有人权了!没人性的渣狗,呸! [清清嗓子偏头朝着船舷外呸了一口,无视下层船舱甲板上被唾沫砸个正着的倒霉鬼响亮的叫骂声]

[拖拖踏踏进了厨房,弯腰从门口竹筐里捡了个苹果,上下抛掷掂了掂重量。随便在衣服上擦了擦,一口咬下去汁水迸溅。满意点点头随手又捡了两个揣进兜里,这才上前从灶台端上主厨专门给船长准备的早餐。揭开盖子一点也不意外的看着里面的牛排加意面]啧啧,特权主义,顿顿这么吃怎么就没把渣狗吃成肥狗呢。

┃船长┃凯撒  21:38:16

【两手十指交叉搭在腹部,双眼轻阖闭目养神,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清晰的传入耳中。确定人已走远,身体坐直双眸骤然睁开紧盯房门,双手手肘抵着办公桌,下巴枕着交叠的手背,眉宇间的萎靡不振一扫而空。拿过搁置一旁的航海图展开铺平,执起羽毛笔低头略加思索,笔尖一落在先前犹豫不决的位置上添了几个数字。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稍微吹了吹未干的墨迹,将图纸重新卷好收进抽屉上锁。算算时间,那家伙大概也该从厨房回来了,拿起火枪塞进枪套系在腰间,站起身抓过椅背上挂着的大衣衣领,反手将大衣搭在肩上,一手插裤兜大步走出休息室。大衣随手搁在横栏上,侧身双手环胸慵懒地靠在船舷上,海风吹乱打理整齐的头发,冷峻的脸上一贯的没表情,薄唇微抿眼神淡然俯视下层船舱的楼梯口。】

┃船长┃麦加尔  23:40:21

[抄起托盘一旁的餐叉餐刀动作麻利的切了一小块肉排塞嘴里,沾上佐料的刀叉灵活在手上转了两圈,黑胡椒汁尽数擦在过长的袖口上。丢下刀叉抓了个烤面包叼嘴上,腮帮子一鼓一鼓咀嚼,抓过红酒瓶酒液斟至酒杯三分之一,眯眼看着杯底不小心落进去的的面包渣,想了想觉得给大狗的早餐加点料也不错,高脚杯就这么稳妥地放进托盘。两手叉腰打量了自己做好的这些,满意点点头,手指一勾盖好铁板盖子,刀叉摆放回原来的位置,托着盘子掉头出了厨房,淡定地跟门口不知道啥时候回来的主厨打了声招呼,绕过人以顶层船舱为目的地开始缓慢行进。眼看还有一层楼梯就到了地方,在转角处停下来深呼吸几下,做出一副扑哧扑哧卖力往上爬的模样。正抖着脚踏上一步阶梯,一个不经意的抬头,满脸惊悚地看着正上方楼梯口出现的阎王脸,手一抖差点让盘子落下来砸着自己的脚。无声暗骂两句,加快脚步走到人身前,单手举着托盘斜靠楼梯扶手,边拍着胸口压惊边仰头看人,眼神戏谑忍不住嘴欠的揶揄人]哟,大狗挺上道,知道出门迎接主人再讨个食什么的。

┃船长┃凯撒  23:23:41

【昂首,眼皮下敛鼻间轻哼,嘴角扯出抹冷淡弧度算是回应人欠揍的揶揄。伸手揭了餐盘盖子,眼尖地发现本该拥有完整弧线的牛排缺了一小角,内里与外表截然不同的肉质显得无比扎眼。抢过托盘,一巴掌劈头盖脸抽过去结结实实扇在人后脑勺上】沾了你口水的东西还敢往老子嘴边送?【视线往旁边一偏,红酒杯底部隐约可见的面包屑,衬衣袖口沾着的混合了碎洋葱的顶级黑胡椒汁,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食欲顿减。粗鲁把托盘重新塞人手里,颇不耐烦地踹踹人屁股示意他赶紧滚。一想到还得亲自去厨房一趟就觉得无比烦躁,而挠发偏头的刹那间似乎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从眼前一晃而过。眉峰一敛,想了想决定屈尊转身看看。一瞬间撞进眼帘的是对方腰侧鼓起的衣兜,隐约能见到些诱人的红色。唇角上扬,快步上前一把拎住人衣领止住他前进的步伐,理直气壮地命令】喂,苹果交出来。

┃船长┃麦加尔  17:23:59

[见人王八之气大开,只得放下托盘双手捧出兜里偷渡的苹果哈腰点头一脸恭敬地呈给大狗做了保护费才勉强躲过他的降龙十八掌。保持着九十度鞠躬的姿势盯着人脚尖撇嘴暗骂人龟毛,直到头顶上方传来人跪安的允许才灰溜溜举着托盘滚进休息室。反脚踹上房门,拖着条羊毛地毯垫到门口,盘腿坐上面背脊抵着门防止某个不要脸的渣狗一个没想通进来抢食。耸着肩搓搓手迫不及待的掀开盖子,磨刀霍霍向牛排,全然一副饿死鬼投胎的造型大快朵颐。仗着休息室里没人,嘴里塞着肉喝下一大口红酒,说话间唾沫星子飞溅,纯白地毯上顿时多了些黑漆漆的可疑痕迹]妈的,还好老子躲得快,再他妈来第二下那不得把小命给交代了?海象员高贵冷艳的头颅是能这样拍的吗?老子又不是西瓜。呸,拔屌无情的大狗,去你大爷的。说好的相伴一身都他妈是骗人的,还是红酒牛排最实在,啧。[吐槽完身心愉快,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埋头挥舞着刀叉专注与食物奋战]

┃船长┃凯撒  22:29:47

【收到东西大方放人离开,举着苹果正往嘴里送,眼角余光瞥到上面灰色的痕迹。稍稍拉开些距离,皱眉看上面粘着的泥巴满脸嫌弃。懒得为这事专门下楼,只能学着人平时那样在衣服上擦拭。差不多干净了才把苹果送到嘴边大口咬下,甘脆肉质清甜口感充斥口腔,暂缓此刻阴郁心情。注视海平面,闲适地享受着今天掉价的早餐,耳朵却灵敏捕捉到了有什么东西撞击船舱门板的声音,不屑嗤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家伙大概又做了什么好事,比如背靠门坐着挡住门不让人进去之类。懒得去戳穿人掩耳盗铃的举动,半靠在船舷上,举目见斜前方三桅船上暗红色Jolly Roger迎风飘荡,边吃东西听下面情报员做例行汇报。得知自己想要的消息,嘴角牵出愉悦的弧度,多日的不愉一扫而空。扔掉果核拍拍手,抄起大衣拽过船舷挂着的绳索缠绕右手手心,脚下使力登上船舷荡在空中。片刻,平稳落船板中央,只觉雷克船上吵闹声更甚怒风号。不耐皱眉,随手抛开绳索,拔出腰间火枪大步走向船舵,扬手朝天开了一枪。待船板上寂静无声,这才面向船上全员下达指挥命令】上桅帆解开,右满舵,全速前进!午饭前给我追上雷欧萨。

┃谨言┃李谨言  22:31:34

======================END======================

 

[德]lang lebe der Kapitän!:[中]船长万岁!

评论
热度(1)

© 槿儿‖楷楷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