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儿‖楷楷嫁我

周叶叶周一生推.小周中心.
吃喻黄双花不逆不拆.
不接受小周以外的叶神CP.
拒绝任何苏沐秋以及蓝河的cp安利[←伞修叶蓝黑.
原耽日漫爱好强强.
黑篮青火青黄青桃.
火影柱斑因修鸣佐.
语C戏渣.OOC.慎入.盗戏必究.

戏风对比.文(sha)艺(bi)戏(chang)风(shi)[迹部景吾x越前龙马]

近一年前约的戏,不知道为什么会约这种风格,真真是一点都不擅长,装逼也没装像_(:3 」∠)_难为对方从来没写过这样的还陪我一起傻x


迹部景吾◇容惜 21:44:33

=========拉线=========

┃人物┃迹部景吾。越前龙马

┃时间┃社团活动结束

┃地点┃街头网球场

┃剧情┃日[tiao]常[qing]

┃备注┃戏风对比part 01

=========拉线=========


迹部景吾◇容惜 22:04:22

又是一年樱花纷飞时。

站在街头网球场看台顶端,迹部景吾垂眸凝视下方衣袂飞扬的清瘦少年,墨绿短发俊秀眉眼,肆意嚣张一如既往。让他恍惚想起,第一次与少年接触也是这般场景。

身着青学正选队服的少年肩背半身高网球袋自阶下缓缓走来,单手抄兜双腿微分侧身而立,白色鸭舌帽遮挡半张脸,俯视的角度将对方嘴角扬起地张狂笑意尽收眼底。

他倏然仰首,薄唇开开合合,尚未变声的嗓音拼凑出邀请的词句,字字清脆如冷泉坠地,叮咚作响。

来较量一下?

清风阵阵吹卷落叶,少年额发随风而舞,眼尾上挑的暗绿猫眼熠熠生辉,眼底满载惊艳的高傲自信。

那一刻,目空一切的冰之帝王听到左胸处怦然心动的瞬声。

那是爱神之箭穿透心脏的声音。突兀,却又理所当然。

只一瞬,他对他,一见钟情。


越前龙马°司子辰 0:06:28

犹记初见,浅粉漫天迷人眼。

黄昏晚霞染红地平线,老旧的街头网球场偶有黑鸦掠过,破损围墙遍布杂乱涂鸦,看台上高挑身影背光而站,桀骜不羁的银灰短发被夕阳余晖镀上浅薄金色,灰白二色拼接的队服,纯黑运动裤下小腿劲瘦结实。

男人独身而立,一手托腮修长五指半遮脸,依稀能窥见那张俊朗面容上,狭长凤眸倨傲,眼角泪痣妖娆,似有半分轻佻。

凉风习习落叶纷飞,记忆中的场景与现实重合,虽已不再是那身代表冰帝正选的队服,但如初的容颜不减的华丽,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满溢地熟稔。

帽檐下,越前龙马暗绿猫眼中狡黠一闪,他抬眸,自下而上仰视着,犹显稚嫩的脸庞上绽开高傲恣意的笑容。

ねい,那边的猴子山大王。

网球拍直指对方,年少轻狂的一年级,不,二年级生嚣张狂妄的话语,一如那年街头偶见。

来跟我较量一下?


迹部景吾◇容惜 23:37:00

少年的举动映入眼底,与记忆中的如出一辙,恰似场景重现。

迹部景吾不由得有些出神,他紫眸失焦涣散神情愣怔,明显沉溺于回忆之中。待回过神来,他勾唇敛眸隐去面上略显傻气的神色,长指拨额发低笑阵阵。

哼。

他双手抄兜球拍夹臂间,迈开长腿慢慢走下台阶,悠然自得如闲庭信步地朝少年靠近。周遭寂静,飒飒风声与清脆鸟鸣不知何时悄无踪迹,鞋底纹路碾磨台阶砂砾的细碎声响变得清晰可闻。

一步又一步,他缓缓缩短与少年之间的距离,仅隔咫尺,他停下了脚步。

站在对方身前,两人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距,让迹部可以很轻易的居高临下俯视身量瘦弱的少年。他看着他,只是静静看着他,左胸膛那一团小小的火热就像可乐掺进了烈酒,似有情绪热烈翻涌。

他唇角含笑凤眼微眯,狭长眼尾作势噙着半分凌厉。沉默良久,他摇头叹气,抬手拨开少年掌中球拍。长指戏谑勾人下巴,隐藏至深的浓浓笑意于眼底稍纵即逝,有些无可奈何的宠溺与由衷的喜悦。


越前龙马°司子辰 20:55:51

越前龙马笑意盎然,好整以暇静待对方走近。

可随着两人之间距离的缩短,他唇角带笑的弧度渐抿成直线,脸上的愉悦稍稍敛去了些。

不过两岁的年龄之差,他与男人的身高差距似孩童与成人一般明显。那人站在身前,高大的身型所投下的影子笼罩了他。

少年蹙眉,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即便如此,越前也不甘示弱,他倔强仰头,修长的颈脖拉伸出优雅曲线,微微眯起的眸子里写满不服输的傲气。

那人在身前站定,两厢对视之下,已初具男人姿态的青年优雅抬手,他修长的手指轻搭拍沿,而后球拍上传来些压力,轻柔,坚决。无意与人抗争,手腕顺势偏转垂下,肩肘卸力,胳膊自然下垂,球拍顶堪堪与地面相触。

只是转瞬之间,男人干燥温暖的长指转移了目标,仰高的头颅此时方便了对方动作,下颚细致的皮肤被男人指尖的薄茧摩挲得微痒。少年明显一愣,而后神情放柔,如渴求爱抚的小猫般轻阖双眼。


迹部景吾◇容惜 0:34:29

被少年全无防备的模样击中心房,迹部不着痕迹地抽了口气,他紫眸沉沉,眼中隐有暗火闪过。少顷,他微微弯下腰去,长臂一展将少年拢入怀中。

胳膊紧箍少年腰间使他与自己贴近,眸子专注看着怀中人,他缓缓低头,轻扬的银灰额发与对方的墨绿轻触纠缠。保持着倾身的趋势,脸庞愈发靠近,直至鼻尖与他相抵才猛然偏头错开,薄唇蹭过少年柔软颊侧滑向他耳畔,轻语呢喃。

kiss me...

说话间倾吐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少年耳垂上,灼热染红他白皙的耳贝。话音未落,他单手覆上少年眼睛,在他睁眼之前为那双灿若晨星的明眸加上一层遮掩。

他下巴轻抵少年单薄的肩头,侧首着迷似地欣赏着少年那张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染上浓艳绯色的秀美脸蛋,唇角弯弯噙上一抹戏谑浅笑。

似是对眼下这景色还不够满意,迹部昂首启唇,湿热舌尖探出齐整齿列,颇带色情气息的舔过少年赧红颈脖,卷住人绯红欲滴血的耳垂含口中舔咬吮吸。


越前龙马°司子辰 15:06:21

男人的手掌覆上眼睑阻隔了光线,少年受惊,眼球在薄薄眼皮下不安地转动,有些惧于睁眼。似乎预料到男人接下来将会有什么意外之举,他不自觉放缓呼吸,心神不宁等待着。

虽有了心理准备,但让越前龙马没想到的是,不过数月未见,男人的厚脸皮指数竟是呈几何状的上升。

当神经紧绷达到顶点时,颈侧受到了突然袭击,有炙热软物如蛇行般沿跳动血脉蜿蜒向上。下一刻,敏感的耳垂被裹进湿热口腔,他身子一僵,下意识瞠大双眸,面上仓惶尽现,长睫无措地颤抖如蝶翼扑扇,有如惊弓之鸟。

羞于男人过分的亲近,升腾的热气蒸得脑子里混乱不堪,无法静心思考。慌乱中,他伸手轻抵男人胸膛,指尖勾住单薄衣料,似推诿又似迎合。

察觉到自己此时万分女气的举动,他突然有些恼了,为男人这突如其来的戏弄。少年唇瓣紧抿,陡然抬手握住男人手腕重重甩开,耸肩拭去耳上湿意,斜睨对方的晶亮猫眼充斥怒气。自以为姿态十足,殊不知那掺杂了羞色的怒意被眸底潋滟水光给冲淡,气势全无。


迹部景吾◇容惜 17:31:59

迹部景吾笑靥深深不发一语,看少年艳若桃李的精致脸蛋被怒气渲染得愈发迷人。显然,越前龙马难得一见的羞赧取悦了他。

揉了手腕顺应少年推拒的力道退后两步,不甚在意手臂被甩开的些许疼痛,垂眸直面少年毫无气势的瞪视。将他眼里暗藏的羞怯瞧得分明,虽知人无意如此,可看在自己眼里,只觉他这般颇有些欲拒还迎。

心念一动,他弯臂,佯装未解少年本意,大手覆上人手背按胸前。长指收拢紧扣他五指举高,执手凑嘴边于指节处留下一吻,轻如薄羽扫过。

上挑的眉眼将少年恼羞成怒的神情收入眼中,深知再逗弄下去,怕是有什么要不好了,遂握拳抵唇边轻咳,敛去唇边笑意正了神色,见好就收地不再逗弄神情窘迫的少年。

松开他手指改握手腕处将人拉近,重新揽了他入怀,摘去少年头上的鸭舌帽,两指一松任其缓缓落地,五指深入人发间摩挲发根。良久,他低头阖眼,如玫瑰般华丽优雅的唇印上少年额前墨绿的发。

他低声轻诉,

欢迎回来,越前...嗯不...龙马


越前龙马°司子辰 20:20:42

男人的怀柔策略永远来得那么及时,像是掐了表似的精准。

落在头顶的吻,发根处轻抚的手,耳畔低沉的呼唤...眼看将要爆发的怒气就这般轻而易举地让他安抚过去。

越前暗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男人就老是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随便几个动作就能挑动他的情绪。而他,偏偏无法对这样的男人恶颜相向。有些伤脑筋的皱眉,对这样轻易向对方妥协的自己感到不满。

不过,总不能让那家伙一直这么得意下去。

他想着,手里不觉一松,网球拍啷哐落地。

少年垫脚仰头,双手环绕男人颈项拉下,身体紧贴对方感受他的温度,鼻尖相抵,属于他的气息将自己包围其中。近距离直视那双莹紫深邃的凤眸,他嘴角上挑猫眼含笑。

ねい...あなた,まだまだだね,けいゃん...

未尽的话吹散在风里,少年偏过头去,温润唇瓣印上男人笑意未减的唇角。


=========文[keng]艺[die]戏风·结=========

评论

© 槿儿‖楷楷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