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儿‖楷楷嫁我

周叶叶周一生推.小周中心.
吃喻黄双花不逆不拆.
不接受小周以外的叶神CP.
拒绝任何苏沐秋以及蓝河的cp安利[←伞修叶蓝黑.
原耽日漫爱好强强.
黑篮青火青黄青桃.
火影柱斑因修鸣佐.
语C戏渣.OOC.慎入.盗戏必究.

作为一个精分——给哥哥的礼物[孙哲平x张佳乐]

精分精分精分,久违的精分戏,虽然写得很辣鸡...


◎孙哲平

十一点四十五,沐浴完仅着低腰三角裤从浴室出来,赤脚走在冰冷的木地板上,头顶搭块毛巾盖住犹在滴水的短发,残留在半身的水珠受重力影响向下滑落,水渍经肌理紧实线条分明的腹背最终没入内裤边,浅灰裤沿转眼间被水迹染成深灰。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草草擦拭了头发,毛巾随手搁床头柜,抄过床头的低腰牛仔裤套上,拉链拉到一半裤头大敞,翘腿坐床边,犹带湿气的手伸向台灯边的手机。拇指摩挲金属边框,解锁手机,指尖贴屏幕飞快滑动摁下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单调的待机声在耳边响起,等了不短的时间电话才被接通,不等对方开口先打了声招呼,“喂,张佳乐”


◎张佳乐

[在战队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即使回了家也拗不过生物钟,十一点不到就困意上涌,洗完澡带着一身热气躺进暖意十足的被窝里闭眼等瞌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正睡意朦胧间,床头柜上手机屏幕突然大亮,在满室漆黑里格外显眼,伴随着“嗡嗡”声响,机身震动个不停。闷声低吟,拉高被子蒙住头遮住刺眼亮光,拒绝被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扰美梦。奈何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电话那端的人似乎不知道放弃二字怎么写,手机催命似地不消停。满心气闷睁开困顿的双眼,伸手摸索着拿过手机,模糊视野里映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不雅翻个白眼。拇指悬在挂机键上挣扎许久,还是移开去按下了接听,刚睡醒的嗓音略有些沙哑,慵懒中带着点迷糊]干嘛呢你混蛋,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这么晚打什么电话?


◎孙哲平

“找你唠嗑不行?”嗓音低沉带笑,几乎可以想象出电话那端的人此刻因美梦被惊扰了而恼怒的模样,偏头借肩膀之力夹住手机,拿过柜子上方的玻璃瓶拧开盖子,挖出乳白药膏涂在右手上抹匀,打开抽屉掏出大卷绷带,异常熟稔从手臂开始缠绕至手背,剪断绷带利索打结,古铜与苍白的鲜明对比略显得刺眼。收拾好面前乱七八糟的东西,缓步走到窗边,半拉开厚重窗帘,眼帘轻垂,从高处俯视楼角烽火通明,车水马龙。“最近怎样?”


◎张佳乐

行,怎么不行![撇了撇嘴彻底清醒过来,扭身从床上爬起来,抄起枕头立床头护栏,放松身体往枕上一靠,被子拉到腰间掖好缝隙再搂个抱枕入怀。调整好坐姿,挠了挠睡乱的头发,指尖缠绕发尾无意识地轻扯,歪了歪头认真思考]最近啊……还是老样子呗,每天训练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常规赛虽然不比季后赛,但也要认真对待嘛……诶,不提这个了,我跟你说啊……[继全明星周末之后也是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有点收不住的趋势,喋喋不休跟黄少天上身似的说个没完,明知电话那头的人压根儿看不到,脸上也配合话题的转变应景地挤出各种表情,说到兴奋处,还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


◎孙哲平

脚跟一转身体向后一倒,光裸背脊倚墙半身隐藏在窗帘后,右手持手机左手插裤兜,眼神放柔耐心听他絮絮叨叨侃天说地,不时出声应合两句。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经意抬头看眼墙壁上荧光闪现的挂钟,才发现已近凌晨。挺直了背脊一扫之前的懒散站姿,视线一动不动锁定在秒针之上,默默随指针转动倒数计时。午夜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电话那端的人仍旧聊八卦聊得开心,低低一笑拉长声调叫了人名字打断他,当三针完美重合共同指向罗马数字的十二,宣告新的一天到来之际,“生日快乐。”

评论

© 槿儿‖楷楷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