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儿‖楷楷嫁我

周叶叶周一生推.小周中心.
吃喻黄双花不逆不拆.
不接受小周以外的叶神CP.
拒绝任何苏沐秋以及蓝河的cp安利[←伞修叶蓝黑.
原耽日漫爱好强强.
黑篮青火青黄青桃.
火影柱斑因修鸣佐.
语C戏渣.OOC.慎入.盗戏必究.

皇上,来打架啊[景王x皇上]

慕吟珂◇景王 21:29:17

=========拉线=========

┃人物┃景王。皇上

┃时间┃午膳前

┃地点┃北极宫

┃剧情┃打[hu]架[nao]

┃备注┃短戏,练手

=========拉线=========


慕吟珂◇景王 21:38:33

接了京里来信,道圣子降生,众亲王需立即回京参加大年后的百日宴。把手中杂事交由管事处理,将近来捕获的怪鱼通通装船,从东海走水路回京。大雪纷纷积冰封路,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好几日,但好险是赶在年三十前抵达京城。

大船停泊码头附近,着一身月白亲王常服现身夹板,瞧着码头边人山人海,咋舌感叹这寒冬腊月时京城仍是热闹非凡。下船登上皇家派来的马车,命人先将贡品送往安国塔,独身进宫面见皇上。


皇上°颜清冽 22:02:56

【清晨还没睡醒就被叫起来洗漱更衣,吃了两碗蠢奴亲手做的海鲜粥,拎住调皮捣蛋不消停的老三去上早朝。端坐龙椅上,昏昏欲睡地听阶下臣子就圣子百日宴相关事宜争论不休,早朝过去大半也没见他们讨论出个结果,满脸不耐打断进言直接宣布下朝】

【兴趣缺缺到御书房批完奏折后,带着小黑毛球返回北极宫,抓住睡回笼觉刚起的蠢奴做了好些海鲜点心。嘴里嚼着小鱼饼,见宫里只得汪福海一人,飞身扑向蠢奴将其压倒在软垫上,拉开衣襟埋头啃咬人白皙颈脖】


慕吟珂◇景王 22:17:14

车辕行至御书房阶下停止,撩袍下车缓步登台阶,还没走近便从迎上来的宫女处得知皇上今儿早朝下得早,这会儿已经处理好政务回了寝宫。温言与人道谢,挥手婉拒其欲带路之请,转身往西侧绕去后殿。

熟门熟路经过御花园来到北极宫外,径自推开宫门走进去,受鱼肉鲜香指引一路寻到内殿,绕过门前绡绢丝绦踏进殿内,抬眼便瞧见软垫上一幕少儿不宜的画面,桃花眼里忽闪促狭笑意。缓步上前,佯装没看见上方那人使来的眼色,撩袍叩首行跪礼,

“臣,参见皇上”


皇上°颜清冽 22:44:38

【灵敏发觉宫殿里有旁人进来,想了想大概也猜到那人是谁,手掌遮住蠢奴视线不想让他看到门口的情况。抬头向门边那人使个眼色让他快点滚蛋,结果不出意料地被人无视。看这家伙规规矩矩跪下磕头,字正腔圆出声宣扬他的存在,顿时脸黑如锅底。被怀里听到声音的蠢奴大力推开,脸色不快地瞥了那个不请自来的人一眼,慢吞吞从蠢奴身上爬起来,替人拉好散开的衣襟,抓出躲在衣袖里爬来爬去的黑色小毛球,顺手塞给蠢奴让人带去慈安宫向太后请安】


慕吟珂◇景王 23:04:37

打扰了皇上的好兴致只觉身心愉悦,也不等人免礼便自己起来,屈指弹衣袍下摆,瞧着上方两人停止调情嬉闹,脸上一片坦然,丝毫没有搅了人好事的愧疚。顶着皇上愤恨的眼神,若无其事走到软榻边拿了个鱼饼,咬下一角细细咀嚼。见贤妃听了皇上所言从上座走下来,与其擦肩而过时,抬手揉了把人怀中小黑猫,毫不避嫌偏头冲人抿唇一笑,瞧着对方脸上羞窘交加的神情,上挑眼尾笑褶更深,

“瑾堂整日闲赋于此,无手谕亦不得出宫,想必时感无趣。既如此,可有意随本王前往东海,为王府做事?”


皇上°颜清冽 12:01:55

闭嘴!【见兄长抢了吃食还不算完,竟敢当着自己的面挖墙角拐带宫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迁怒般瞪了眼招蜂引蝶的蠢奴,示意汪福海快快将人带走。盘腿往软榻边一坐,勾住盛装小零嘴的瓷盘往后一拉,拿木叉戳了根小指长的蟹棒塞嘴里细嚼慢咽。一根蟹棒下肚,如愿听到宫门合上的声音,缓缓坐直身体,斜眼看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冷不丁挥袖一甩,尖利木叉带着内劲脱手,朝人眼睛刺过去】


慕吟珂◇景王 12:15:51

手中余下的半块鱼饼扔嘴里,随意嚼了两下囫囵吞咽,伸手正待取蝴蝶虾一只,忽有黑影一闪,来势汹汹。手疾眼快夹住叉柄,手腕轻转,不动声色卸去满载其中的内劲。长指灵活翻转把玩木叉,垂眸瞧着锐利叉尖,鼻间一声轻哼,两指并拢倏然使力,木叉应声而断。拍去指尖木屑饼渣,提内劲纵身跃起,轻盈翻过低矮软榻,顺手抓了根蟹棒塞嘴里,右手握拳朝皇上那张与自己七分相似的俊脸砸去。


皇上°颜清冽 12:33:44

【早知这一击伤不得人分毫,不意外地看他接住了木叉,对后面将要发生的事也了若指掌,为免待会儿打斗起来掀翻软榻,飞快将瓷盘搬下藏软榻后。果不其然,刚做好准备工作,一抬头就见拳影直逼门面而来,举手格挡,劈手击打其腕,手臂前探五指成勾,直奔人颈脖而去。这样来来往往,过了十余招后,突然撤步回跳,周身白光一闪化人形为金猫,旒冕龙袍失去支撑通通落地,一臂长的身体从衣袍领口蹿出】


慕吟珂◇景王 18:11:34

偏头躲开锁喉手,抬脚踢裆,见招拆招,丝绦挂穗七零八落,桌垫刀剑掀了一地,一路从软榻后打到宫殿中央。从小到大打了无数次架,早已心有灵犀,只看他旋身后跳便知其所想,在对方变回兽形跟着变成了黑猫,小心把锐利指甲缩回掌心肉垫,四爪蹬地像离弦黑箭般跃起,先发制人扑过去,狠狠撞趴较自己而言身量稍小的金猫。不等小金猫有所反应,探爪逮住那毛茸茸的尾巴,张嘴便是一口猛咬,小小教训了一下不知道尊敬兄长的弟弟。


皇上°颜清冽 18:24:34

【从衣服里钻出来时慢了半拍,被黑猫抢得先机撞倒在地,扑在毛绒软垫上吃了一嘴毛,抬爪想把它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突然感觉尾巴被抓住,紧接着尾巴尖一阵疼痛,转头一看才发现金色尾端被黑猫咬在嘴里,怒急炸毛】喵——!【使劲甩尾把尾巴从它嘴里抽出来,看着湿糊糊的尾巴尖,金眸里盛满怒火,不甘示弱抬爪拍向它脑袋】


慕吟珂◇景王 18:36:17

早有预见在那它拼命挣扎时松开尾巴,纵身躲开拍下来的金毛爪子,落软垫上打个滚作缓冲,心情很好地抬头冲金毛小猫呲牙咧嘴。毛尾巴高高翘起左摇右晃,四爪弯曲俯低身体作进攻状,背脊压出优雅弧线,前爪牢牢按住软垫边缘,后爪有一下没一下地蹬挠软垫,在对方警惕的眼神中不时佯攻挑衅,黑漆漆的猫脸写满跃跃欲试。


皇上°颜清冽 18:54:56

【本就性子急躁,受不得半点撩拔,让黑猫抢先拔得头筹已是万分恼怒,这会儿被它的挑衅激得怒火中烧,满脸狰狞怒瞪黑猫,大叫了一声就急扑而上。在半空中伸出前爪,紧握成拳,看似击向其左脸,实则等它偏头之时主动将右脸迎上来。爪上实实在在的打击证实了自己判断的正确,得意看黑猫被打得滚出一尺远】


慕吟珂◇景王 19:03:19

拳影渐近时本能扭头向左偏转,同时抬右爪挡拳,谁知出招稍慢,猝不及防被猫拳正中右脸,身体受力后退翻滚了好几步。眯眸瞅着得意非凡的小金猫,提步猛蹿扑住它脑袋牢牢压在身子底下,后爪蹬软垫调转方向,两前爪抱紧它脖子,紧咬小猫后颈皮毛,后爪快速蹬挠金色小猫屁股,任它如何挣扎也不撒手。等身下动静减弱,抬前爪稳压金猫脑袋贴地,猫眼眯成弯月牙,宣告本次战斗的胜利。


皇上°颜清冽 19:04:43

=========结=========


鲜满宫堂的同人戏,差不多就是原梗,只是加了个小白猫出生的背景,第一次写一张皮的戏时,会担心拿捏不稳皮戏,所以一般都会在使用原梗的基础上稍稍做一点点改变

评论
热度(2)

© 槿儿‖楷楷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