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儿‖楷楷嫁我

周叶叶周一生推.小周中心.
吃喻黄双花不逆不拆.
不接受小周以外的叶神CP.
拒绝任何苏沐秋以及蓝河的cp安利[←伞修叶蓝黑.
原耽日漫爱好强强.
黑篮青火青黄青桃.
火影柱斑因修鸣佐.
语C戏渣.OOC.慎入.盗戏必究.

团子的一天[公孙槿x白夏]磨皮戏

写在前面的话:在装逼的路上越走越失败,以后写幼皮还是写大白话吧。


=========拉线=========

┃人物┃公孙槿。白夏

┃时间┃仲商某日

┃地点┃映雪宫→倾律阁

┃剧情┃团子的一天

┃备注┃又一篇黑历史

=========拉线=========


◎公孙槿

商节南吕,秋高气爽,叠翠流金,十里桂花香。

晨起未见他人,唯窗牗半启,簇新衣裤在侧;映雪宫处地偏北,既已入秋,白日渐寒,不宜着夏衫;爹爹未雨绸缪,离开封前夕,过冬之物,俱已备齐。

想罢,抿嘴一乐,利索离榻,虎头帽,银鼠夹袄,黑绸裤,毡皮小鞋,绣荷钱袋,样样不落,待装束齐整,饮罢蜜水,启门离屋。

小脚不...

随便走一个日常[白夏x夭长天]磨皮戏

=========拉线=========

┃人物┃白夏。夭长天

┃时间┃冬末春初

┃地点┃映雪宫

┃剧情┃日常

┃备注┃磨皮,随便写写

=========拉线=========


白夏

【阳春三月天渐暖,冰雪已有融化之迹,枯枝泛簇簇新叶,花骨朵零星点缀其中,一派万物复苏之景。午后持画具入花园,独坐凉亭假山旁,宣纸铺开镇纸压顶,红泥小炉煨香茶。浅风习习吹动衣袂,红芒闪烁炉火次第熄灭,茗茶渐冷而不自知,手握竹笔挥洒自如,笔下渐显百花齐绽】


夭长天

寒暑交替,春去秋来,峥嵘岁月逝如流水,而今已是太平盛世。

生性不耐拘束,天南海北游历,居无定所,这日偶经北地州城,犹记映雪宫...

皇上,来打架啊[景王x皇上]

慕吟珂◇景王 21:29:17

=========拉线=========

┃人物┃景王。皇上

┃时间┃午膳前

┃地点┃北极宫

┃剧情┃打[hu]架[nao]

┃备注┃短戏,练手

=========拉线=========


慕吟珂◇景王 21:38:33

接了京里来信,道圣子降生,众亲王需立即回京参加大年后的百日宴。把手中杂事交由管事处理,将近来捕获的怪鱼通通装船,从东海走水路回京。大雪纷纷积冰封路,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好几日,但好险是赶在年三十前抵达京城。

大船停泊码头附近,着一身月白亲王常服现身夹板,瞧着码头边人山人海,咋舌感叹这寒冬腊月时京城仍是热闹非凡。下船登上皇家派来...

摸个主人和执事的日常[萨尔x沙迦耶]

公爵◆沙迦耶°顾君潋 0:29:53

=========拉线=========

┃人物┃萨尔。沙迦耶

┃时间┃下午茶

┃地点┃客厅

┃剧情┃日常

┃备注┃练手,短戏

=========拉线=========


沈寒珏◇执事·萨尔 0:43:29

棕发一丝不苟梳做背头,纯黑燕尾服服帖修长身形,打好千鸟格领带将尾段藏黑色马甲下。前后照镜看着装妥当后取出上衣口袋中的怀表掀盖查看时间,见已临近下午茶,拿起衣柜上方格子里的纯白手套戴好,转身离开更衣室往厨房方向而去。

从旋转楼梯下到一楼,锃亮皮鞋走在光洁地板上嗒嗒作响,经过长长的回廊到达目的地。装潢精致的流理台...

蠢主人么么哒(づ ̄3 ̄)づ[雷切x隼]

慕吟珂◇隼 13:05:14

=========拉线=========

┃人物┃雷切。隼

┃时间┃早晨

┃地点┃牢房→操场→食堂

┃剧情┃原梗扩写

=========拉线=========


雷切°颜清冽 13:06:07

【绝翅馆内四季如冬,整齐排列在雪地上的四栋高楼常年被暖气笼罩,当清晨第一缕微光穿过凝结了薄霜的落地窗透进房间时,悄然睁开的湛蓝双眸一片清醒,了无睡意。盯着天花板出了会儿神,翻身坐起拉开被子正准备下床,熟睡在内侧的小狗因为突然失去温暖而埋着脑袋一个劲往被子里拱,毛绒绒的爪子蹭得被单沙沙的轻响。捏把小狗手心的肉垫,掀过被子把它整个罩进去,下床裸身赤脚进...

月下美人醉[林霄x霖月伊]

不久前撸的一考核,据说写得太正经了,然而这种仿古风的写法我也不知道如何能写得逗比x


林霄。颜曦乐 21:25:17

=========拉线=========

┃人物┃林霄。霖月伊

┃时间┃初夏夜

┃地点┃白府庭院

┃剧情┃美人图

=========拉线=========


林霄。颜曦乐 21:41:37

日前随开封府出巡南下,途经苏州府,包相体恤众人连日兼程,便停留此地稍作休整。原定于苏州府衙暂居,然府衙虽是不小,却也架不住人多,幸而白家在此处置有别院一所,方能置下所有。此番停整倒确是赶了巧,恰逢此地灯会时节,近两日热闹非凡,于是以糖不甩为首,并京城那起子从未出过远门之...

考核戏[邹良x霖夜火]

————————邹良(容惜)考核。陪考塞勒(季司澄)[披霖夜火]————————

◆邹良

大漠无垠黄沙堆积,凛冽西风扬滚滚尘幕席卷大地。虽幅员辽阔,然气候恶劣,生存不易,以致村落寥寥,所及之处寸草不生,民力凋敝,极尽荒凉萧索。地处塞北荒原,农作收成本就比不得别处,然屋漏偏逢连夜雨,时逢天燥地旱,作物颗粒无收,民不聊生。眼见黑风城外流民较之从前只多不少,日子久了也不是办法,遂奉了军令携粮草奔赴漠南赈灾。行至曹河一带,观池田干涸泥地龟裂,料想灾情紧急,刻不容缓,顾不上停顿休整,快马加鞭顶风迎沙行进在官道上。

◇霖夜火

[西北大漠地广人稀,入眼即为漫漫黄沙,寒风肆虐而过卷起尘沙阵阵,蔽日遮天。这阵子也不知为...

磨皮戏[改编自和主人的十个约定正文完结章最后一幕]

┃主人┃阮向远
========拉线========
┃人物┃雷切。阮向远
┃时间┃午后
┃地点┃二号楼某颗树下
┃剧情┃原著扩展梗
========拉线========

┃主人┃雷切
【抱枕垫在腰后靠坐在飘窗上,手里摆弄着平板电脑翻看照片,屏幕上狗崽子卖蠢的身影清晰如初,唇角不自觉勾起湛蓝双眸浮上点点柔和。耐心地一张张翻过,直到平板电脑因电量过低自动关闭,手指抓紧平板边缘,胳膊放松垂在身侧,长腿屈起踩着飘窗毛毯,偏头看向窗外,午后阳光刺得双眼微眯,眼皮下敛俯视楼下雪地,视线在楼下那颗曾经被狗崽子“灌溉”过无数次的树上停留良久。垂眸敛去眼中涌出的怀念情绪,双腿瞬间用力跳下飘窗,几步走到茶几边,俯身将手中的平板...

树黄小剧场[改编自第十赛季季后赛兴欣VS蓝雨第一场.擂台赛]

树黄小剧场改编←自攻自受的烦烦
◎大树君
[高大挺拔的身躯安静屹立在地面上.头顶烈日当空.浓密的树叶在日光照耀下染上点点金光.微风拂过绿枝款款摇摆.健壮树身投射地面的深色暗影随之变幻不同形状.这里是季后赛第一场兴欣战队擂台赛选图.而自己是这荣耀赛场广袤地图上的一棵大树.已经进行的短短数十分钟的比赛双方打得非常激烈.不远处那名被成为剑圣的年轻选手头顶不住冒出的文字泡几乎快与自己树高齐平.虽然并不认得太多字.但对于这位选手的风格倒是略有耳闻.这才出了会儿神就见交手的双方逐渐往自己的方向靠拢.敛了敛心神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战局上]
◎黄少天
[操纵夜雨一路谨慎追赶毁人不倦.虽然经过前几局的对战已经对这选图有了不...

© 槿儿‖楷楷嫁我 | Powered by LOFTER